當代青年網絡政治參與的形式及過程分析

文章來源:本站作者:辦公室 發布時間:2015年01月29日 點擊數:3684次 字體:

    網絡時代的政治參與與傳統意義上的政治參與相比,有了更多更新的表現形式,主要有網絡選舉、網絡結社、網絡互動等。在不同的形式中,青年參與的投入程度和狀況也是不同的。網絡作為政治參與的新載體、新媒體、新工具、新渠道,無疑拓寬了政治參與的平台,延伸了政治參與的覆蓋面,提高了政治參與的效率。美國聯邦政府顧問謝爾·阿斯汀(sherrAmstein) 于1961 年提出的“公民參與階梯理論”為解釋青年網絡政治參與的形式與程度提供了重要的啟示。阿斯汀按照公民參與自主性程度的變化,将公民參與分為由低到高漸進發展的三個階段和八種參與形式。

    假性參與階段,也稱政府主導性參與,主要包括教育性參與和操縱性參與。教育性參與主要指政府的宣傳教育;操縱性參與是在政府控制性功能下公民的一種參與。這種形式中政府占主導地位并起着絕對支配作用,政府是公民參與的發起者,公民在參與過程中更多時候處于一種被動的位置。比如我們的一些政府網站、新聞網站,其信息傳播及交流的主動權控制在政府及所屬的機構中,公民在該過程中的參與程度較低。

    象征性參與,包括咨詢性參與、限制性參與和告知性參與。在此階段,公民權利意識開始覺醒,他們逐漸認識到自己的公民資格,争取廣泛的參與權,并且公民的參與能力和組織化程度逐步提升,對政策具有一定的影響力。這種形式在青年網絡政治參與中越來越普遍。青年通過網絡論壇和網絡互動對政務進行評論和意見反饋,從而影響政策議題。

    實質性參與,也稱完全型參與,包括合作性參與、代表性參與和決策性參與。該階段公民的參與程度最高,其公民資格意識成熟,參與知識和能力也大幅度提高,從而與政府形成合作夥伴關系。近年來在青年中流行的博客以及微博讓我們看到了青年群體作為公民的主體意識,他們突破了評論和讨論的層面,除對時事政治發表自己的看法外,還發動更多的公民參與其中,提出有效的改善策略甚至影響政府行為,如“微博打拐”、“郭美美”事件等,讓我們看到了青年網絡政治參與的影響力及優勢。  

當代青年網絡政治參與的過程分析

    青年網絡政治參與是一個完整的政治溝通過程,并不随着網絡行為的停止而停止。卡爾·多伊奇(KarlDeutsch) 于1963 年将政治系統的溝通過程劃分為信息接收、資料處理、儲存、決策、政治執行、執行效果、反饋七個環節,形成了政治溝通的基本分析框架,極大地推動了政治溝通理論的研究和發展。他認為,外部的信息和經驗通過信息通道輸入決策機關,由決策者和決策機構根據輸入的信息與以往的經驗做法相互參照結合,形成一定的政策,并以決策行為方式向系統外部輸出信息與行動。這樣,決策行為引起的反響以及新的信息作為反饋信号再次進入決策系統,如此進行循環成為政治溝通系統的有機運作。多伊奇的政治溝通理論為我們更好地了解青年網絡政治參與過程提供了很好的啟示。

    政治溝通理論主要關注通訊與政治共同體之間的關系,是一個動态的政治學研究。在多伊奇看來,溝通的作用十分重要。由于政治系統的開放性,它和它的環境處于一種不斷地相互影響和相互作用的過程中。環境的變化,要求政治系統做出相應的反應和調整,以求得自身的生存和順利的發展。通過溝通,政治系統才能收集或接受與其目标相關的信息,從而在對信息進行适當處理(信息的篩選、翻譯、解釋和分析) 的基礎上,做出正确的決策。當政治系統對環境正式做出反應以後,政府的政策便具體地作用于環境,引起環境的變化。這時,獲取其所作的反應是否得當的反饋信息便極其重要。青年網絡政治參與的過程實際上就是政治溝通的一個表現。青年通過博客、微博、網絡論壇等方式來行使公民權利,發表對政治的看法,監督政策的執行。政府根據網絡環境做出反應,收集相關信息并及時做出反饋或政策的修訂。由于網絡空間的虛拟性,網絡人群的平等性和網絡參政的便捷性,公民很容易對政治系統的決策再次做出反饋,這種反饋又使政治系統理解其做出的決策是否合适,然後做出繼續加強或重新決定的反應。簡單來說,網絡政治參與是一個信息輸入、政府決策、信息反饋、政府調整決策,再進行信息反饋的循環過程。